笙篌

杂食 乱炖

早熟

余歆:



文/贰十三


1


  中学时我很想早恋,因为我觉得放学时骑车载着女生回家很酷。


  那时隔壁班有一个女生,清爽的短发,不像其他人梳马尾。


  我觉得她这样很酷,我觉得我自己也很酷。


  我们两个很酷的人是应该在一起的。


  那时没有胆子表白,课间的时候,我会在小卖部等她出现。


  她买巧克力雪糕,我也买。


  她买可乐,我也买。


  她买话梅,我也买。


  每次我们一起付钱时我都在想,你看我们这么默契,你信缘分吗?


  每次看她回教学楼我又会想,难道非要我跟你一起进女厕所了你才会注意到我吗?


  那时的喜欢很单纯。


  我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能在课间操的时候,从全校上千人中找到她的身影。


  有次看得出神,忘记了做操。


  被校长拉到了主席台上受罚。


  校长:你做一下伸展运动。


  我跳跃。


  校长:你做一下跳跃运动。


  我伸展。


  校长:你是故意的吗?


  我摇头。


  校长:你还笑,下午叫你家长来一趟。


  那时候我爹是个暴力狂,我说校长要他去学校,他二话没说揍了我一顿。


  我背青腿肿。


  他去了学校发现我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因为做操被请家长的学生。


  半话没说又揍了我一顿。


  我背青青腿肿肿。


  但我还是很开心,我看见了她在主席台下对我笑。


  2


  那时候的勇气总是平白无故地出现。


  初中最后一年,我决定追她,莫名其妙的想法。


  我恶补了几部偶像剧,很有信心。


  打算送给她一束薰衣草。


  我问我的朋友小马:你知道哪里有薰衣草吗?


  小马:磊哥,啥是薰衣草?


  我:就是紫色的小花。


  小马:磊哥,我知道,我帮你搞定。


  我:小马你真棒。


  第二天。


  我:小马你瞎吗?这他妈是啥花?!


  小马:磊哥,你瞎吗?这不是紫色的吗?!


  我:……


  第三天,我托人把这束牵牛花交给了她。


  同时还有一张小纸条:


  你一定不知道,牵牛花的花语是牛郎的爱。


  我忐忑了一下午,傍晚收到了一张小纸条:


  Get away


  起初我想,这个女生太酷了,连拒绝都这么酷。


  后来我想,这个女生太残酷了,为什么要拒绝一个同样这么酷的人。


  我不解了好几天,直到有天跟我的同学小田探讨。


  小田:磊子,牛郎不是好词!只有妓男才叫牛郎!


  我:……


  小田:你应该先把她约出来,找一个天台,最好那天还有流星雨,然后你#%#%#@%


¥%#%¥


%%#¥%


#  


  我:……


  那天我对未来产生了深深的担忧,为什么他们都这么早熟,是我发育不良吗!


  3


  送花的计划被她否定了,小田的计划被我否定了。


  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办法。


  我想,女生一定都喜欢有恒心的人。


  于是我打算送她一本日记。


  最好每一天都跟她有关,她看了一定会被感动吧!


  可是我从来没写过日记,于是那几天每晚我都在加班加点。


  2月1日


  今天我很想你。此处省略三百字。


  2月2日


  今天我很想你。此处省略三百字。


  2月10日


  今天我很想你。此处省略三百字。


  2月30日


  今天我很想你。此处省略四百字。


  一个月的日记终于写完,我托人给她送了过去。


  我忐忑了一下午,傍晚却没有收到小纸条。


  我想她一定拿着日记在班里痛哭流涕吧,我再等等。


  我忐忑了一傍晚,静校了却没收到小纸条。


  我想她一定感动得不能自已了,我是不是要去她班里安慰她?


  我忐忑了一晚上,第二天终于收到了小纸条:


  2月是没有30号的!Fool!


  4


  4月初,学校组织去球馆看CBA。


  她也去。


  学校离球馆很远,大家都要骑自行车。


  我很开心,幻想了无数次载着她缓缓骑上体育馆门前最陡的那个上坡。


  我很开心,幻想她心疼地对我说我下来吧,坡太陡了,我说没事没事。


  我很开心,幻想她肯定会被感动吧,会亲我的吧。


  放学后我的幻想破灭了,因为她自己骑了车。


  爬上坡的时候比我骑得都快。


  又一次看CBA之前,我去找小马商量。


  我:小马我怎么办啊。


  小马:磊哥要不你不骑车试试?万一她会载你呢?


  我:……


  小马的话点醒了我,傍晚我用图钉扎了她的自行车胎。


  我在原地紧张了很久。


  我想,磊子啊磊子,你这不是恶毒,是为爱勇敢啊。


  我想,磊子啊磊子,你不应该这么做啊,万一她坐了别人的车呢?


  我想,磊子啊磊子,不然你看看能不能把车胎补上吧。


  我刚又蹲下,看见她站在几米外。


  5


  那晚我如愿以偿,她终于坐上了我自行车的后座。


  那晚我悲伤逆流成河,载她的不是我。


  当晚我推着她的车走了几条街才找到补胎的地方。


  我累坏了。


  当晚我骑着她的女式车穿过了大街小巷回家。


  我幸福坏了。


  我终于跟她认识了,不管因为什么。


  6


  她叫孙晓,其实我早就知道。


  但从她嘴里听见她说自己的名字,感觉就是不一样!


  每天我们都会在楼道里碰见。


  孙晓很酷,穿校服的时候会把一条裤腿撸起来一些。


  我效仿。


  孙晓很酷,考试的时候会不停地转笔。


  我效仿。


  那时我们考试的考场是按照排名分的。


  我跟孙晓经常会在一个考场考试。


  孙晓很酷,总是第一个交卷。


  我不敢效仿了。


  因为那样下次我们就不能在一个考场了。


  那时候我的耳朵有雷达,无论多么嘈杂的干扰我都能听见孙晓的名字。


  那时候我的脑袋有外挂,无论多么难写的作文我都能得高分。


  因为那样我会去孙晓他们班朗读自己的范文。


  中考前,学校里都在流行写同学录。


  很多人借此表白。


  我买了一本,把里面看起来最漂亮的那一页留给她。


  我忐忑了一下午,纸上只有几个字:


  牛郎再见啊!


  那晚我失眠了,我不想再见啊。


  那晚我妈也失眠了,她担心我中考压力太大了。


  7


  中考孙晓离奇地发挥,考上了最好的重点高中。


  中考我正常地发挥,勉强上了一个艺术高中。


  那个暑假我很失落,再也不会在学校的楼道里见到孙晓了。


  那个暑假我很失落,跟小马去踢球就没赢过。


  那个暑假我很失落,孙晓去了高中一定会谈恋爱吧。


  那个暑假我很失落,要是当初不用牛郎这个词就好了。


  我有孙晓家的电话,却从没一次敢打给她。


  那年八月,有一场很大的流星雨。


  我从新闻看到,脑子里回响的全是当初小田的话:


  你应该先把她约出来,找一个天台,最好那天还有流星雨,然后你#%#%#@%


¥%#%¥


%%#¥%


#  


  我可能终于发育了,我想。


  我家楼顶上就有一个很宽阔的天台,以前常常跟小马上去数经过的飞机。


  那天我自己一个人去数。


  超过十架就去打电话约孙晓看流星雨吧。


  一架,嗖。


  两架,嗖。


  八架,嗖。


  九架,嗖。


  半小时。


  两个小时。


  四个小时。


  我:“妈的不管了!嗖!!!!!”


  8


  孙晓同意了,我差点乐抽了。


  当晚我提前一个小时就上了天台,把天台打扫得比我们家还干净。


  我把带上来的两个小板凳摆了又摆。


  近一点,孙晓会不高兴吧。


  远一点,可是离她太远了啊。


  夏季的蚊子非常猖狂,我身上被叮了一个又一个的包。


  然后包上开始又被叮包的时候。


  孙晓来了。


  我:你冷不冷?


  我紧张得腿有些抖。


  我:你困不困?


  我用手扶住腿,可还是抖。


  孙晓:你怎么哆哆嗦嗦的?


  我:啊!没事,被蚊子叮的。


  我苍白地狡辩。


  孙晓:喔,穿多了,我还以为会冷呢。


  孙晓把外套脱了。


  我连心都抖了。


  孙晓里头穿了个吊带背心,露出两个大白胳膊。


  我想,我们一定会发生点什么吧!她把衣服都给脱了。


  我:孙晓,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孙晓:fool!


  我:孙晓,高中后我们就见不到了。


  孙晓:fool!


  我:孙晓,你会记住我吗?我会记住你的!


  孙晓:牛郎。


  9


  那晚除了蚊子什么也没等来。


  我们等到了十一点。两个人都很失望。


  我更加失望,因为我跟孙晓什么都没发生。


  我心痒痒的,我终于发育完全了,我想!


  我皮肤更痒,那些蚊子才是发育完全了,我想!


  后来我给孙晓家打电话,都是她爸接的。每次孙晓都不在。


  我留了口信,她却一次都没再打回来过。


  我想她一定是对我很失望吧。


  那一个暑假我对自己也很失望,即便没有暑假作业也快乐不起来。


  暑假很快就结束了,高中的生活按部就班。


  按部就班地上课,按部就班地考试。


  按部就班地玩乐,按部就班地谈恋爱。


  高中三年我都没再见到孙晓,即便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并不大的城市里。


  也从没在任何地点擦肩而过。


  有几次我跑到她的学校门口等她,我却再也没了从人流中一眼看到她身影的能力。


  有晚我梦见了她,却发现梦里她的脸都是模糊的。


  醒来我很失落,遗忘比我想象的来得要快。


  10


  中途的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我见证了,经历了,感受了很多的故事。


  生活依然还是按部就班。


  按部就班地上了大学,按部就班地毕业。


  按部就班地工作,按部就班地换工作。


  除了小马的离世,我的生活似乎没再出现意外。


  就连流星雨都按部就班地来了,有一晚我专门去等,却发现一点没我想象中的好看。


  11


  2012年,我去杭州做广告提案。


  很意外地碰见了孙晓。在高铁站。


  她从出站的人流中认出我,我们跑到西湖边的咖啡馆叙旧。


  我说,我们真的好多年没见了!


  孙晓的头发长了。


  孙晓说,是呀,牛郎。


  孙晓不再酷了,语气温温软软的。


  我说,这几年你都在干吗?


  我其实想问为什么她后来再也不肯联系我。


  孙晓说,读书呗。


  我说,真没想到你能认出我。


  我觉得我变了。这几年发生了太多事。


  孙晓看着我笑。


  我却看着她想哭,不为别的,我觉得时间带走了太多东西。


  12


  孙晓定居在了杭州,我每次来出差,我们都会聚一下。


  有年圣诞节,我们约了几个朋友去酒吧庆祝。


  我的初中同学小田也在。


  小田喝醉了,不停地爆我初中的糗事,大家哈哈大笑。


  小田喝醉了,说起了当初牛郎的典故,大家哈哈大笑。


  小田喝醉了,说起了当初我在主席台上做广播体操,大家哈哈大笑。


  我也醉了,死活要表演广播体操给他们看。


  那些动作早就忘记了,我觉得我跳得像个猩猩。


  大家哈哈大笑。


  孙晓却哭了。


  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也许是醉了。


  那晚我送孙晓回去,我们沿着西湖边走,风很快把我的酒吹醒了。


  我看着孙晓的背影,总觉得这条路像以前的学校楼道那么短。


  孙晓一拐弯就能走回她们班。


  不要走到头啊,我默默地想。


  在她家楼下,我俩站了很久。


  我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孙晓是酒还没醒,想透透气。


  站累了我俩坐到了小区道边的长椅上。


  我:你冷不冷?


  杭州刚下过雪,孙晓穿得有点少。


  我:你困不困?


  孙晓明天还要上班。


  孙晓:怎么今天跟看流星雨那晚好像。


  我:是啊,只是没有蚊子了。


  孙晓:那晚其实挺冷的,但我想,我比较招蚊子,我脱了外套蚊子就不会再叮你了吧。


  我:……


  孙晓:我爸以为你是我的男朋友,不允许我见你。我家好变态。


  我:……


  孙晓:后来你看见过流星雨吗?我每次都会等,但是他妈的一点都不好看。


  我:……


  孙晓:555555呼叫牛郎呼叫牛郎55555,那时我是织女呀5555555555


  孙晓吐脏了自己的雪地靴。


  我眼泪跟着掉了一地。


  13


  那天我忽然明白。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离奇的故事。


  好比孙晓,她考上重点高中一点都不离奇。


  只是她愿意化作流星雨,悄悄默默地划过有我在的考场。


  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二十六岁的我至今还不完全清楚。


  可我十六岁那年,也许曾经见过它。


  人们都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自己喜欢的人正喜欢着自己。


  人们还说,最重要的不是是否一起看过美景,而是两个人在一起。


  人们又说,青春就是要毫无顾忌地狂奔向你,又错过你。


  人们却没有说,如何在什么都抓不住的年纪,抓住你。


  那些曾闪耀在我们夜空的人,才是最美的流星。


  14


  我想起在主席台上看见孙晓的脸。


  我想大声喊,我是fool!可是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14)
  1. 笙篌醉碟 转载了此文字

© 笙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