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篌

杂食 乱炖

鲸落

于海底盛开的盛大温柔

居无所处:

今天第一次见到这个词的时候,没有人告诉我,我就这样无法自拔地爱上了它。像是某种巨大的温柔,盛放于深海无人之处。


我是在微博上看到这句话的,来自廖伟棠八日十一点三分的一条微博。



"鯨魚的屍體在深海中,仍將滋養其他動物十五年。"這是今天看到的詩句,來自Gary Snyder



而微信某个公众号给我推了一篇文章,Ent的《鲸落,深海中的温柔孤岛》:



在地表之上,万物生长依靠太阳。但哪怕是最清澈的海水,在200米以下也几乎是漆黑一片。没有阳光,驱动生物界运行的最主要的能量来源断绝,但是并非没有其他途径。深海海底的生物可以依靠化能合成和海面输送来的物质,热泉口是它们的城市,洋流是它们的道路,从海面缓慢飘下来的食物碎屑(“海洋雪”)是它们的天降甘霖,而偶然落下的巨大身躯,则是它们在大洋荒漠之中的孤岛和绿洲。这些躯体是鲸的尸体,被称为“鲸落”(Whale fall)。



一不小心点开了卡布男神的《化身孤岛的鲸》,音乐响起,耳中满是温柔,仿若深海之处,开始下起了细小的雪。


浅海的阳光折折叠叠,却终究照不亮这块无人之境。光子以世间最高速度游于海水之中,八分钟前它们从乘着太阳风开始这段旅程,它们穿过寂静的真空,它们路过月球,月尘被它们荡起薄薄的一层雾霭。而当他们抵达这个世界之时,一些选择了继续旅行,一些却选择留下。当人们抬头仰望太阳之时,它们以看不见的模样落在人们的视网膜之上,人们却不知道他们所见的不过是八分钟前的太阳,而此时的太阳正离他们千万里,无数粒子相互振荡,无数琴弦正在弹奏,巨大的火舌吞噬周遭宇宙,强力的太阳风吹起一叶叶的帆。


而此时它们却落不到深海低处,那里是个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是个没有人到达的世界,就连一亿五千里外的阳光都不曾经过。


那是一个黑暗无光的世界,里面居住着无数多的鱼群与龟,细小的浮游生物,以及巨大的鲸的骨架。


在这看不见的世界深处,洋流卷带着或温暖或寒冷的海水,从世界一端漂流到世界另一端,鲸鱼跟随着它们旅行。五月下旬到十月末,它们会穿过白令海峡,来到北极圈,然后他们掉头,路过阿留申群岛,沿着北美大陆一路向南,据说平均每天前进一百八十五公里。二月份的时候,它们会留在加利福利亚半岛的西侧以及加利福利亚湾的南侧停留繁衍,那里的水温刚好,阳光晒在海面上暖洋洋的。二月之后它们会向北方前行,它们会从鄂霍次克海穿过宗谷海峡进入日本海,再沿着朝鲜东海岸经过到达中国的南海。



在灰鲸的迁徙路线上,平均每年每8000平方公里就有至少一头灰鲸落入海底;两个鲸落之间平均距离只有不到10公里。在鲸鱼诞生之前,那些巨大的海洋鱼类和爬行动物也许就部分担当了绿洲的任务,而数千万年前鲸鱼的到来让这些死亡中焕发的新生更加灿烂。



它们在生之时曾经跨越过整个半球,如今死去之后,沉落在深海低处,成为一处绿洲,一座小岛。


我突然想起少年派里的关于鲸的镜头,夜空中的月亮与星光洒落在海面上静悄悄,海平面上泛起一层荧光,而鲸巨大的身躯悄无声息地划破水波,在这块沉寂了许久的画布上肆意作画,尾巴后悄然留下的痕迹就像真正的星空一样神秘。


它们游动在水下,而无处不在的星光笼罩了它们,此时此刻,它们就像是游动在星海之中。


或许在很多很多光年开外,亦或是宇宙诞生初期,也有这般巨大的生物存在宇宙之中,它们以宇宙为海,以时间为天,以超越光速的速度游动。它们曾经跨越过星海的这一头,又曾再另一头落脚繁衍。它们每一个个体都曾活得比银河系还要久,它们死去之后,巨大的骨架便成为了一个新的星球,生命曾在上面繁盛过,又死寂过。


而地球,在这浩大的宇宙之间,也许就是无数鲸落之一。


也是宇宙这片深海中的一个,温柔孤岛。



评论
热度(245)
  1. 葛子谙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2. jaz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到 y
  3. 林疏燃姓江名湖 转载了此文字
  4. 犯迷糊的萌萌哒姓江名湖 转载了此文字
  5. 笙篌姓江名湖 转载了此文字
    于海底盛开的盛大温柔
  6. Faust1621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 笙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