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篌

杂食 乱炖

存稿|[伽卡]殊途

▊▎殊途<1>
>1
  在阿卡斯的记忆里,他已经跟伽罗认识很久了。往记忆的深处再追溯远些,伽罗出现的初始便是在他们都还处于牙牙学语的时期。父母是同学,又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算一算也有几十年的交情,偶尔摆桌菜请对方来自己家里吃一顿、唠嗑家常也是常有的事。伽罗与阿卡斯见面的频率,虽不及频繁,也称得上是经常了。

  常言道,东西总是别人的好。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位无所不能的“敌人”——别人家的孩子(先别纠结他们是不是东西),阿卡斯的童年里,那位敌人便是伽罗。

  伽罗和阿卡斯读的是同一个幼儿园,那个时候啊,伽罗简直是各个老师家长们心中的模范好孩子。每次家长会,老师都会拿着那朵象征着最佳好孩子的小红花,将它别在伽罗干净的小西装上,附带一大筐天花乱坠的表扬。而阿卡斯的妈妈看着每天都去外面野、晒成一块炭的阿卡斯长长地叹了口气,回到家后语重心长地给阿卡斯上教育课。从此,阿卡斯疯玩回来之后免不了被说上句:“你看看别人伽罗——”

  这句话从阿卡斯的左耳进去,又从他的右耳全身而退。阿卡斯依旧每天与小伙伴们疯玩。伽罗上幼儿双语班的时候,他在砌沙雕;伽罗在叮叮咚咚弹钢琴的时候,他在用自制的网捕蝉;伽罗挥舞拳脚学初级跆拳道的时候,他在挥舞拳脚跟妄图抢他糖吃的大孩子打架。

  以至于,伽罗可以用稍带生涩的英文与他人进行日常交流时,阿卡斯的沙子城堡完工,得到伙伴们的羡慕与崇拜;伽罗将一首《致爱丽丝》演奏得娓娓动听流畅自如时,阿卡斯提着蝉回家,被妈妈念叨了一晚上“老是搞得那么脏”;伽罗跆拳道服上的带子变了种颜色,被教练夸为“好苗子”时,阿卡斯被大孩子狠狠推到地上,脸青了,膝盖流血了,妈妈心疼得一边帮他搽药一边骂那个以大欺小的坏孩子。阿卡斯枕在妈妈的腿上,享受母爱的温柔与美好,想着妈妈的念叨第一次如此动听。

  可惜这动听的念叨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第二天伽罗来了。伽罗与阿卡斯的年纪一般大,却已是翩翩小绅士的模样。而他鼻青脸肿,腿上缠着层纱布,脸上贴了块邦迪,对比之下好生狼狈。

  妈妈间歇了一个晚上的叹息再度响起,在那句“你看看别人伽罗”出口之前,阿卡斯迅速捂住了耳朵,再听下去耳朵都要起茧了。再说他才不想每天都过得紧绷绷的,穿的衣服又束手束脚,不能砌沙雕,更不能爬树捉蝉,在地上打一个滚儿把衣服弄脏的话,一准又得被说得狗血淋头。更何况,伤疤才是男子汉的象征!阿卡斯摸了摸膝盖上的纱布,骄傲地想着。

  真正让阿卡斯意识到伽罗对他的“威胁性”,是由一件令他心伤万分的事引起的。

  幼儿园里有个小姑娘,长相甜美,皮肤白白的,脸颊上两抹粉嫩嫩的红晕颇为可爱。阿卡斯心中有许多小男生都有的惜花情节,面对这样娇柔灵动的小姑娘难免触动英雄情怀。

  某天阿卡斯在家里的花盆中折了枝花,用心地收在口袋里,可惜尽管他的动作用尽了他的仔细,那朵花儿还是蔫了。到了幼儿园时,他将这朵花递给小姑娘,附带一句帅气的台词:“花送你,让我保护你吧。”

  结果小姑娘用她漂亮的眼睛瞟了瞟那朵无精打采蔫在他手心的花儿,软糯的童音中掺了些嫌弃的意味:“我才不用你保护呢。”然后语气一转,满带欣喜与憧憬:“我想让伽罗保护我!”

  阿卡斯的英雄情怀碎得七零八落。为了发泄心中的悲伤与愤懑,他随着几个大孩子一同去摸鱼。水对他而言太深,大孩子们怕出事便哄他回家,他只能在岸边自己跟自己打水仗,没一会儿便觉兴致索然,闷闷地回去了。

  妈妈看到他一身水淋淋,倒吸口气,竖起食指就要说句经典台词。只是阿卡斯低着头一声不吭,郁郁寡欢的样子反倒让她说不出来了。阿卡斯忽然一抬头,学着她的语气说了句:“我看看别人伽罗!”而后垂头丧气地回了房间,锁门前不忘挂上个“别理我”的牌子,留下妈妈呆在客厅,一头雾水。

  阿卡斯思考着这些年来被与伽罗对比的人生,他发现最大的错误就是进了伽罗在的那所幼儿园。掏出口袋里蔫得更上一层楼的花,他暗暗下了个决定,并且发誓绝不动摇——绝对不要跟伽罗一个小学!

  这天晚上阿卡斯做了个梦,梦里面他头戴皇冠,手握权杖,意气风发地坐在皇位上,两侧是父母,一直高呼着“我们的阿卡斯真棒”;台阶下是匍匐在地嘤嘤哭泣的伽罗,不断地喊着“阿卡斯殿下我知错了”,他的父母则指着他怒斥道:“你看看别人阿卡斯——”

  阿卡斯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啊伽罗,不跟你小学果然是对的啊!”

  梦很美,现实很残忍。有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命运弄人。当阿卡斯坐在明亮的教室中对未来的小学生活充满期待时,一个人的出现无情的撕破了他梦想的蓝图。想必大家也知道那个人是谁了,是的,就是伽罗。

  伽罗走在一群同龄的男孩子当中显得格外突出,不提外貌,单是气质就优胜一筹。阿卡斯看着他款款走来,然后坐在了他身边的座位上。

  伽罗侧过头对阿卡斯说了句“你好”,之后便整理起自己的文具,任凭阿卡斯自个心中百味交织,掀起波澜万丈。说好的伽罗会去市里最好的小学呢?说好的以后不是大场合不会见面呢(阿卡斯父母语)?说好的绝对不要跟伽罗一个小学呢?!

  这说好的一切统统没有实现,阿卡斯从未料想过的情况出现了——不仅仅是同一所小学,并且还是同班同学,甚至,同桌。

  数以千万计的草泥马自阿卡斯的心头飞奔而过,掀起阵阵沙石,令阿卡斯无风自凌乱。

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风跑偏没药治

评论

© 笙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