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篌

杂食 乱炖

存稿|向阳

病友梗【开小】

『向阳』

-Ⅰ
好久不曾看见如此和煦的日光,尽管这天的阳光已足够温柔,对于小心来说还是有些明晃晃的刺眼。小心站在树下,伸出手试图抚摸从枝桠缝隙间倾泻而下的缕缕光线,却只能感受到它们淘气地流窜过指尖,在指尖留下些微温度证明它们的曾经到来。

罢了,能再一次看到艳阳天就是一次上天对他的莫大恩赐了。

小心在树下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观察着周遭来来往往的事物。只是有些扫兴,这里脸上带着笑容的人寥寥无几,就连轻松的表情也没有多少人肯表露出来。尽管正处于四月天,这个花园里四处洋溢着鸟语花香,在明媚的春光下却有黯淡的绝望在静静流淌。

毕竟这里是医院啊。有多少人甘愿被束缚在这所惨白的囚笼里呢?

「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吗?」

有人出声打断了小心的思绪,这是属于男孩子的嗓音,干净而清脆,听起来很舒心。只是问的内容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小心不明白他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没有马上回答他。

「没人?那我不客气啦!」

男孩子伸出手摸了摸,而后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刚好坐在小心的腿上。他正寻思这触感软软的不大对,便听到从耳旁传来的清洌声音:

「有人。」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吓了他一大跳,他手忙脚乱地摸摸旁边,感受到属于木头的坚硬后赶紧把自己挪了过去,慌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小心本想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转念一想这男孩举止奇怪绝不是刻意为之,便把手放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男孩没有一点反应,脸上的表情依旧很紧张,但是眼神却涣散无焦距地看着前方。

……难怪那么冒冒失失,原来看不到啊。

「没事。」

小心仍是只给了他两个字的回复,男孩子却一下子欢喜起来,傻呵呵地笑开了:

「那就好,我见你那么久不回答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他顿了顿,似乎在听着什么,然后再次发问:「我叫开心,你的名字是什么?」

小心一向是将这些自来熟的搭讪置之度外的,这次看着男孩脸上雀跃的神采却实在狠不下心冷淡地走开。他觉得他一定是吃错药了,竟然真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小心小心……听上去是个好名字啊!今天的阳光真好啊!……是吧,虽然我看不到,不过暖暖的很舒服呀。」

开心念了两次他的名字后忽然发出一声喟叹,把话题歪了十万八千里。

「……是,天很蓝,阳光很好。」小心不甚熟悉地组织语言同他搭着话。

「我就说嘛!只是不知道花开得怎么样了?你能陪我去花圃旁边吗?」

开心双手合起,做了个「拜托」的手势,模样煞是诚恳。小心本也有些留恋难得的好春景,便应了下来。得到一声欢快的「谢谢」后淡淡地勾了勾唇角。

开心在前面走着,好像早已把通向花圃的路熟记于心,期间虽然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仍然有几次差点与行人相撞,尽管如此他还是一脸自信地告诉小心「我没事的啦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走」。不知道是第几次开心说了「对不起」后,小心终于看不下去,直接拉住开心的手腕牵着他走。只是不到几步就停了下来,语气有点奇怪的僵硬:

「我不认得路。」

开心愣愣的没回过神来,好一会才「啊」了一声:「啊,谢谢你!你是新来的么,那让我在前面走你提醒我哪里有人吧。」

小心「嗯」了一声以示同意,他有些窘,不过他是绝对不会说就算他天天来这里他也不会认路的。

谁让造物主给他添了个路痴的属性。

最后总算是到了花园的中心。这里坐落着一座人造喷泉,所幸孩童们没有被病魔的狠戾夺去烂漫的本性,正围着喷泉嬉闹欢笑。花圃安静地环绕在一旁,娉婷多姿的花朵们争相展现她们曼妙的身段,伴随风的吟唱轻轻摇曳舞蹈。

所谓最是一年春好处。

「花开了吗?我上次来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还只是花骨朵咧。」

「开了。」小心看着色彩斑斓交织的花答道,「还有很多颜色。」

「那一定很好看!这样子想想真是有点可惜啊。」开心有些苦恼地说,转而又感叹道:「你听到了吗,小朋友们的笑声,小鸟的叫声,我每次只要一听到就会高兴起来了。」

小心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这时从远处传来呼唤他的声音,扎着墨绿色双马尾的女孩的身影走近了,见到他后女孩舒了口气:「原来你在这里啊,我们先回去吧,医生到了很久了。」

「嗯。」小心转过头对开心说,「我走了,再见。」

他没迈出几步,开心便在后面急急叫住了他:「小心你等等!我们明天这个时候还可以在刚才那个椅子那见面吗?」

小心回头看看他,用两个字回应他的一腔期待:「可以。」

「不见不散!」开心扬起嘴角笑了开来,四月的春意为他的笑容镀了层灿金的绒光,暖洋洋的。

评论(2)
热度(18)

© 笙篌 | Powered by LOFTER